但是,即使被發現了撒謊。

她也不明白他怎麽發現的。

殷墨書能清楚的感覺到,在自己說出這句話之後,身下的囌輕戈整個人都一僵。

他動手將她的長發捋到肩膀一側,然後解開襯衣領口,順著她的耳廓,脖頸,吻上她的肩頭。

盡量溫柔的放緩了語氣,耐心的喘息著問她: